Nisrok

Jensen Ackles|Colin Morgan|吴雨翔Patrick Koellmer|三大本命|男票多的数不过来大概|吃各种安利|SDJ2不拆不逆|欧美语c圈扩列看我|是个尽力戒网的boy

桃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张图简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没什么我了(die


从穿衣服的方式就能明显看出两个人性格上的差异,木兔露出来的手臂看起来超美味!!!!!话说木兔前辈你不是处女座吗,这么穿真的合适嘛……………………


这图还可以叫#学渣与学霸的日常#,都是走路,一个吃吃吃,一个看书,如果两个人同年级的话我都能想到考前赤苇给木兔补课的画面了hhhhhh


真的吼喜欢枭谷的校服和队服!都好看!感觉很禁欲的样子w


靠这张图我可以度过考试期了……一本满足(*´艸`*)

叶教授,你手机成精了。【叶王】

emmaしてる:

西皮:叶王


污,非常污,一如继往得不要脸。


 


概括:老王成了个一撩就倒的,小手机。       


 




       叶修课上到一半,发现手机出了问题。


 


       先是莫名其妙的开机,叶修权当自己不小心蹭到开机键,拿着粉笔继续在黑板上刷刷得写。隔了十几秒钟,不规律的震动像抽搐一样,贴着裤子磨得整条大腿疼,第一排几个耳尖的女生放下笔,盯着叶修无声地笑。叶修纳闷,背过身,把手机掏出来往讲台上一搁,那手机倒瞬间老实了,黑漆漆的屏幕无辜得瞪着自己。


 


       小插曲过后,叶教授继续上课。N大数学系今年学生多,老师少,课时吃得紧,干脆把他这种常年退居二线的老油条拉到一线。学校开了个大课,美名其曰数分基础,其实就是这帮新生的复习课,一个个刚从高考解放出来,问个椭圆焦点公式都要扑腾半天。


 


       


 


       身为数院当届的传说级人物,叶修秉持低调做事高调做人的原则,研究生还没毕业那会儿,就被业界头头嘉世直接挖走。学的是数学,搞的是金融,财产分析,风险投资,叶大神做得是顺风顺水,整个系跟着一起沾光。哪料三年过去,无限风光的叶修某天突然辞职,打了声招呼就回学校当起博导,一时间轩然大波,说什么难听的都有。叶修倒也懒得解释各种利害关系,闭门不谈,被同期的吴雪峰吐槽 “返璞归真,重新做人”。教书育人赚工资的同时,叶修天天混迹于食堂和办公室,混吃混喝混空调,没事惹惹几个脸皮薄的小屁孩,凭一张帅脸,处事不惊的性格和过硬的经历资质,倒也成了个N大话题万年青。


 




 


      半小时后大课结束,趁着学生还在对笔记发懵,叶修揣着手机和讲义往外溜。还没出教室多远,身后就传来怯生生的一声招呼:“叶,叶教授……?”


 


      本以为是哪个锲而不舍的问题少年,回了头,才发现对方穿了件大二学生的文化衫,叶修仔细一看,小孩的模样竟然有点眼熟:“你是……乔一帆?” 这不上次高英杰来家里做客带的朋友吗。


 


     “对,是,是我!” 对方走上前,局促得摸了摸鼻子,“那个,英杰让我转告你说,王,王杰希前辈他……” 牵扯到情侣的话题总归有点不自在,乔一帆点开手机里的短信,指给叶修,“他今天没去事务所,手机也关机了,想问一下,是不是有什么事……呃,就是这样。”      


 


      叶修瞥了眼屏幕,说道:“大概是身体不舒服,我回办公室给家里打个电话。” 眼瞅着乔一帆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叶修话里噙着笑:“烦劳你跟英杰说声没事儿,我们家老王一般不随意旷工,谢谢你啊小乔同学。” 


 




 


      小两口就住离学校不远的公寓里,身为私人律师,王杰希上班时间不算固定,起得也就晚一些。叶修向来喜欢趁王杰希半梦半醒,蹭啊蹭,直到对方缩成被窝里一团,被撩得直嘟囔再开门走人 —— 黏糊糊的鼻音可爱爆了好吗!坐办公室里,叶修心猿意马得泡了杯茶,刷了个脑内弹幕后不由纳闷:今天早上人还好好的,蹬起一脚浑身有劲,这没熬夜,没空调,没进行身体亲密交流的工作日,发烧?头疼?腰酸?不科学。


 


      


 


      掏出手机,叶修才想起课上的异常情况,摁下锁屏,黑屏,再摁,再黑屏,多次尝试无果后,叶修对苹果现代科技翻了个白眼,索性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往家里号码拨:6、2——


 




 


     “别打了,我在这。”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平稳,冷淡,带着点刺啦刺啦的音效,从办公桌上传来。


 




 


     “我操?!—— ” 浑身一抖,饶是冷静如叶修,也不由惊得甩了电话听筒,直愣愣向后退了三步。偌大的私人办公室悄无声息,叶修脑子里却炸起一阵惊雷,飞速闪现着种种可能与不可能的选项 —— 王杰希?我靠?什么情况?我没打过电话?我打了吗?我没打!恶作剧?高科技?…… 小心翼翼扫视一圈房间后,视线,最终落回搁办公桌上的苹果手机,iPhone5s。


 




 


      黑屏褪去,浅白色的自定义桌面,花花绿绿的小方块波澜不惊。


 


    


 


     “你……” 叶修喉结一滚,声音像没上油的发条,紧巴巴的,“王、王杰希……?”


 


     “是我,别那么紧张。”


 


      人在极度震惊的情况下,往往会回归于奇特的冷静。和一个手机隔空对话的诡异感扑面而来,叶修慢慢踱回桌前,开口 —— “……你这是在玩远程控制?怎么不去上班?”


 


      那声音不紧不慢,回答:“上不了班,我人被关你手机里了。”


 




 


       叶修抬头默背柯西不等式三遍,没做梦,老婆真的成精了。


 




 


       十分钟后。 


 




 


      “所以,你的感觉类似于……身体和手机合为了一体?” 桌上的教案被推到一边,空留一个手机摆正中央,叶修俯身,饶有兴趣地盯着机壳,“我还是不太明白,今天早上开始的?” 


 


      王杰希的声音类似于普通的手机录音,轻微的失重感,打着飘:“醒过来就听见你在上课,周围是黑的,我估摸着是被你塞口袋里了呗。人不能动,但不影响其他机能,也不影响思考,只是各方面感官都很奇怪。”


 


      


 


      自家媳妇极致的冷静,带动叶修继续思考起来:“奇怪?怎么奇怪?不懂啊大眼儿。” 叶修倒是挺好奇,曲起指关节敲了敲屏幕,“我这样你有感觉没?” 


 


      王杰希哽了口气,像是在思考,叶修干脆面对面坐下来,脑袋搁桌面上,抬着眼看。


 


     “你现在在敲我肚子。” 


 


     “我靠!不是吧。” 叶修惊了一两秒,指尖滞在屏幕上,随即便小心翼翼得向上移动手指,“那这样呢?”


 


      对方明显咳了一下,语气有点窘迫:“你戳着我肺了。”


 


     “那……” 手指随意向下一划。


 


     “叶修你给我住手。” 王杰希明显有点火大。


 


       憋不住笑,叶修把手指收回来,单手拖着下巴:“我可算长见识了啊……也就是说,我现在还不能随随便便碰手机了,是吧?” 


 


      “……轻点儿,倒也不是不行。”


 


     


 


      叶修心里顿时一乐:这可是个重大信息啊,摸手机等于摸人啊,啧啧啧,继续发掘继续发掘,绝不放过。叶教授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那其他感官呢?比如说视觉听觉之类的?你给我讲讲呗。”


 


     “我也就研究了个大概。” 俨然化身Siri王,王杰希操着正宗京腔,开口:“视觉的位置类似于前后摄像头,就算你没开启拍摄模式,前后也能看个百万像素;听觉靠的是话筒和外放音响,感觉比平时要灵敏;没有嗅觉,没有饥饿感,顺带一提,锁屏的时候我说不了话,你最好把自动锁屏的功能关了,平时不准把我揣兜里,太黑了。”


 


      


 


      叶修脑补着对方王杰希式的一本正经,不由笑起来:“得得得,都听你的呗 —— 不过,就算要自动锁屏,我也得碰你才行啊,话说……HOME键代表了你的哪个身体部分?” 说话间,叶修的手指已经摁上了白色的圆键,咔嗒。


 


      几乎是手指落下的一瞬间,对方压着喉咙,漏出一声低喘。


 




 


     “唔——”


 


      


 


      卧槽!这声音有点耳熟啊!叶修全身中了个僵直,手指撤也不是,放也不是,脑内不断翻滚着惊涛骇浪:每次滚床单,气氛满分,情绪正好,进入状态之时,不都是以这大眼儿这声喘为开始标志的吗!我他妈到底按他哪儿了啊!细思极恐啊这展开……


 


      那厢还在目瞪口呆,手机里的这位已经被撩得浑身发抖,就差把大小眼具象化到一前一后两个摄像头里怒瞪叶修。王杰希本身不善于流露情绪,这会儿下意识得想要自动锁屏,却碍于情况紧迫,不得不调整好呼吸,十几秒后,才吐出一句:“如你所见,HOME键,就是下面。” 


 


       


 


      按下HOME键时连王杰希自己都傻了,噼里啪啦的电流冲着脊椎往上跑,强制性的快感,蹿得要超过人体负荷。见叶修褪去惊讶,一脸的高深莫测,王杰希暗自庆幸对方看不到自己现在的神情,不用说,铁定是全身发红,附带一张高潮脸。       


 




 


      叶修松开手指,沉默许久,开口:“我真怕把你给掉了。”


 


     “什……”


 


     “没啥,你先缓缓,我去给喻文州打个电话。” 叶修叼起根烟,点着,伸手拿起了电话机:“我大学同学,现在搞科研的,和政府有点关系,我帮你问问。放心,活了快三十年,还没见过比这人口风更紧的。”


 


      王杰希没说话,任叶修给喻文州打了一个多小时电话,其中没什么具体信息,大部分都是叶修应,对方说。王杰希躺在桌上挺尸,动不了索性就天马行空得乱想。律师的脑子向来好使,叶修那句“怕把你给掉了”的意思再清楚不过。要换做叶修成了个一点就着的敏感体质,他铁定也得把人拴屋里锁起来,更何况还是个随身携带的手机 —— 不过也就是想想,他们俩刚搞到一块去的时候,王杰希整一直男,压根就是被这人掰弯的,结果理直气壮做了下面享受的那个。


 


      


 


      当时的叶修,纵使有颜有钱脑子好,可惜天天睡不醒,秒秒开嘴炮的性格和嘉世集团的精英画风格格不入。嘉世后来和新出来的轮回打了个官司,叶修是嘉世方面代表,王杰希被请做律师团首席。王杰希比叶修小两岁,两人经历却诡异得不相上下:王杰希高中时人称奇才,霸占北清校推名额后表示:我想去学中医药。被家里人苦苦劝回个正常大学后,主修法律,辅修天文,校领导吓得连夜调查王杰希的家庭背景,未果。研究生读完,前路一片光明的王杰希炒了无数面试官鱿鱼,跟着一个叫方士谦的学长,进了家名不见经传的律师事务所。从事务员到首席律师,一路坎坷,呕心沥血,无数委屈黑幕受遍,微草事务所的名字,和王杰希的鼎鼎大名,终成业界说一不二的大户。


 


      嘉世对轮回的官司不重要,王杰希和叶修却是奇葩见奇葩,瞬间南北磁场乱吸。 一个高智商直男,一个高情商处男,两人打了无数游击战伏击战地道战,总算是在叶修甩嘉世走人的那会儿,借机搞明白了互相那点儿,捉摸不透的小心思 —— 处对象就处对象呗,性向改改就行,真爱无敌。


 


      叶修做教授,本来蹭学校单人宿舍住,被王杰希翻个大白眼,单包入住高层小公寓。决定攻受那会儿,王杰希自认没经验躺下面,却又主观能动性太强,不肯好好挨操,每每和叶修一胡闹,就解锁好多新姿势,从此彻底过上没皮没脸的同居生活。


 




 


      交往那么久,两个人生活倒是挺一帆风顺的啊……手机王缩办公桌上,看着叶修打着电话的侧脸,不由感慨这次说来就来的成精,又要给自己平添一份生活经历了。


 


            


 


     “你这情况,还不是喻文州知道的第一个。” 叶修挂了电话,把烟摁了,“之前也发生过几次,因为原因不明过于诡异,全被我党压下去了。不过没事儿,所有人呆了两天,就都出来了。”


 


      王杰希吐了口气,还好事务所最近没什么事,高英杰,刘小别,柳非三个人,应付应付没问题。


 


      叶修说着,自顾自笑起来:“不过还挺逗的,文州跟我说这人啊,和他们钻进去的手机型号还挺匹配。大叔进了诺基亚,女高中生进了LG,进苹果的你是第一个,怎么,想要引领高智商知识分子巅峰啊?”


 


    “我是不想。” 王杰希放了心,索性和叶修抬杠起来,“你最好老实点儿,我现在有权查看你的所有信息,网页浏览记录,以及,随时删光你所有的APP。” 说话间,短信界面就被王杰希自个儿点开了。


 


    “尊重人权啊大眼儿。” 叶修使了个坏心眼,故意用大拇指摩挲起手机屏幕,从上到下,来来回回,愣是让硬骨头的王杰希禁了声。玩得差不多了,才嘚瑟着开口:“装APP的主动权还在我这呢,是不是要我提醒你,有个游戏叫,水果忍者?” 


 




 


      王杰希心里瞬间警铃大作 —— 水果忍者,这种小学生游戏放现在的他身上,可以随时要他的命。被叶修随便摸两把就相当于个前戏,要是叶修敢花60秒在他身上急速前进几百下,分分钟丧权辱国昏过去。假如叶修是个好心人也就算了,偏偏对方没要过脸,倘若两个人跑到公共场所,叶修扔了耳机自顾自玩起水果忍者,没手没脚,就意味着叶修爱怎么摸就怎么摸;没耳机,就意味着自己得憋住声音,画面太美不敢想,羞耻PLAY的顶峰,大概也莫过于此。


 


      


 


      瞅着手机屏幕暗下去,对方却一言不发,叶修心里一阵乐。平时王杰希撩他的机会比较多,天天坐事务所里的人,压力积攒太大,生活不如混在学生堆里的自己有乐趣,只能往床上找乐子。如今终于轮到个天大机会,整整两天,自己可以变着法子玩 —— 啧啧,他可不想告诉王杰希,方才一个小时的对话里,喻文州告诉自己的小秘密:充电插头,可是对准了了不得的部位啊。


 


    “我一会儿给高英杰捎个口信,你呢,就跟着哥去乖乖上课,两天时间,感受一下年轻人应该有的生活,如何?”


 


     叶修拍拍手机背壳,揣着他媳妇,心满意足得走出了办公室。


 




 


END


 



叶教授,你手机成精了 (番外 R18有注意)【叶王】

emmaしてる:

CP:叶修X王杰希


前情提要:老王成了个一撩就倒的,小手机。 (前文)


你需要知道的:手机各个部位对应人体的身体器官,其中,充电孔代表了某个相当不得了的位置。




 


       高英杰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叶修和王杰希正在进行一场成年人之间的争执。


       


       主题:叶修要不要给王杰希充电。


       


       在一起三年多,两个人其实很少吵架。王杰希虽然支配欲强,但面对自己的棉被共享人,分享起生活的主导权时,还不由露出些笨拙的马脚;叶修看似悠哉随和,面上打着哈哈磨平王大神的棱角,暗里却不言不语得牵着对方,往有房有车的康庄大道上一路小跑。


      此刻, 一人一手机,分别占据沙发和茶几,各自为政,气氛尴尬。


           


       “……我拒绝。” Iphone5s躺在茶几上,闷声闷气,透着一骨子不耐。


       叶修整个人埋在沙发垫里,死盯天花板,留给对方一个生无可恋的下巴:“王杰希同志,我向你保证,只要你充电,我就全程待厕所待厨房待客厅,打死不进书房。” 说着,揉了揉僵硬的面部肌肉,“事已至此,不得不从,说真的,你就当用根按摩棒,我给你关机,你眼睛一闭,好好睡一觉不就 ——”


      “换你自己试试。” 王杰希一声冷哼。




       “得得得,我去接电话 。” 叶修抬手做投降状,搁下一句:“你考虑清楚,黑历史是小事,我没啥好介意;要是电池耗尽之后你出点什么意外,那就是大事。我刚问了喻文州,他还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我实在是冒不起这个风险。”


        王杰希缩手机壳子里,没出声。




        叶修接起了电话。


        高英杰,微草事务所新晋上岗的Q大毕业生,王杰希这两年的重点培养对象。


        “叶前辈好!抱歉,那个,想问一下,王杰希前辈他,身体好点了吗?我有点担心……呃,对、对不起,打扰了……” 


        后辈还带着校园里的青涩,言语里唯唯诺诺的关心,不由让叶修放缓了语气:“哈哈,谢谢小高关心,他就是有点发烧,没什么大事。小高你……这是有什么事要请教?”


       “那个,我买了一些水果和前辈喜欢喝的茶,想着能不能送到前辈家里来……对、对不起,太冒昧了,我——” 小孩这边还紧张着,那边的叶修,俨然如临大敌。


       


       这事天知地知我知王杰希知喻文州知,大人间的秘密,碰巧还是个急需掩埋的都市传说,你一小孩儿能回避回避吗?


       内心嗖嗖飞过各种婉言谢绝的有效托词,叶教授嘴上有条不紊得说着瞎话: “杰希这会还在睡,嗓子也哑着,就算你要过来,恐怕 ——”


       叶修正着圆场,却瞥见茶几上的手机屏幕忽的一亮,备忘录被打开了。




       “让他来,汇报工作。”


       


       哎,这人真是……叶修动了下嘴角,索性作罢 —— 这种时候还关心着工作,整一微草狂。


      


       面上招呼着高英杰从公司打车过来,叶修在心里默默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 —— 大眼啊,我们好歹也算是同舟共济三年多的老夫老夫,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哥今天本着爱你的原则,要采取一点非正常暴力手段。


       不由心生一计。


         


       半小时后,高英杰坐在了叶修和王杰希的公寓里,左手水果右手龙井,桌上摊着新一笔的生意,密密麻麻的红笔批划,做足了分析。




        “那个……以上是C公司的财务部主任的证词,柳非去做的笔录,小别已经录入了。我个人认为这场官司的时间会比较久,而且C公司的处境有点儿棘手,所以……”


       叶修本泡着茶,闻言后抬头,露出狡黠的一笑:“想要寻求你们王大前辈的帮助了。”


       “呃,是、是的……” 高英杰咬了咬嘴唇,面上飞过一片红晕。


       “没问题啊,明天我都会转告杰希。” 抬手敲了敲桌面,叶修状似无意得向茶几上的手机瞥去一眼:“事务所里要他打理的事挺多的吧?要不你一并说出来,我记得住。”


        “那太好了,谢、谢谢 ——”




       话音还没落下,茶几上的手机兀自拉了个系统提示音 —— 没电了。


       王杰希钻到手机里没多久,就发现自己没法完全控制这部高科技苹果。举个例子,叶修拿他拍照,眼睛一眨就是一个快门,咔擦咔擦的系统音却是跑不掉的,有种从胃里炸开来的错觉;他们还试着打过电话,铃声响起的一瞬间,王杰希感觉自己的嘴里被塞了个点着的炮仗,噼里啪啦得闹。当下手机电量不足百分之二十,这系统提示也是没跑。


     


      “呀,手机没电了。” 叶修抬了下眉毛,向颇为茫然的高英杰转头说道:“要不小高帮我去充个电?我坐在这不太方便,充电线就在电视机旁边的盒子里。顺便帮我把耳机插上去,我怕明天起来找不着。”


        “好。” 高英杰说着,走向了客厅那边的茶几。




        计划通。




        叶修开口的那一瞬间,敏锐如王杰希,一瞬间明白自己大难临头。飞速开启自动关机进程的王杰希屡次尝试未果后,干脆眼睁睁看着高英杰朝自己走来。人生中第一次,王大律师颇为冷静得接受了自己逃不掉的厄运。


     


       小孩的左手推着接线口,右手则毫不留情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精巧光滑的凹槽此刻成了帮凶,咬着冰凉的插头顺级而上。220福特电压涌入体内的一瞬间,王杰希难以自制得一颤 —— 颤抖和机子的震动混为一体,隐忍的惊呼淹没在系统提示音里。


      下意识地抬头,王杰希模模糊糊捕捉到高英杰松开的钳制,以及小孩唇角惯常的羞涩笑容。


      


       “叶、叶前辈,我给手机充上电了。”


       “恩,谢谢你啊小高。” 叶修瞥了眼手机,给高英杰倒了杯茶,“咱们继续吧。”


      


       高英杰红着脸,埋首于密密麻麻的一沓文件里。微草的小当家殊不知,他职业生涯中最为尊敬的王杰希前辈,此刻正在他眼皮底下,忍受着一场羞耻无比的怪诞体验 ——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怀着八分愧怍和两分得意,外带一点奇妙的征服欲,给他续杯。


      


       王杰希气得发抖,用最后一点力气暗下了屏幕。




       为了保护电器的正常使用,家用交流电被设计成了周期性的前后电流运动。对结构精巧的空调洗衣机而言,这无疑是件好事,但对于蹿入手机内部的王杰希来说,所谓雪上加霜也不过如此。


       成股的电流在体内此起彼伏,物理课本上圆圆的电子流像是具象化,细密的触感贴着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一粒粒在内壁上辗转碾压。王杰希趴在桌上,喘得已经要背过气去,还算感谢叶修给自己插了副耳机,把憋在嘴边的喘息压了下去。汗水贴着脊柱往下滑,刷出成片的燥热不安,电子和手指按压的频率不同,无机质的颗粒残忍又急促得滑过腺体,在大脑尚未夺回理智前,发起更为猛烈的攻击。自渎般的羞耻混杂着怪异的快感,逐渐压倒体内被入侵的痛苦,背对着恋人和同事,王杰希仿佛感到两道灼热的视线一路下移,扫过自己抖成筛子的后颈,腰背,大腿,和脚踝,黏稠的空气让他兴奋又痛苦,眼角泛起贪婪的红。


   


       片刻的清明里,王杰希曲着腿,汗涔涔的手抖了半天,勉强落上了绿色的呼叫键 ——


       个不要脸的老流氓!




       家里的电话铃响了。


       朝高英杰露了个抱歉的微笑,叶修转身,施施然接过电话 —— 他都懒得看来电显示,聪明如王杰希,自然不会老老实实被他一路乱搞 。叶修本意并不在这场高难度调戏,主要是想给不吃硬也不吃软的恋人一点儿身理压力,好让他放下那点无用的矜持。当然,能赚到点对方难堪的示弱,自己还是划算的。


        


       “你好,请问哪位?”




       “叶、叶修……” 平素里的清冷冲出一股克制着的恼怒,透过冰凉的听筒,顺着叶修紧抓的指节拾级而上。




       叶修呼吸一滞 —— 王杰希放出的大招,比他想象的还要诱人,堪堪发出几个无意义的气音后,叶教授便彻底卡了壳。      


      王杰希此人,纯粹理性,自我中心,绝对实用主义,说白,就是个沉溺在自个儿世界里的大魔法师 —— 要不是栽给常年混迹于校园和社区的叶大教授,真不知还要不食人间烟火多少年。但凡面对微草后辈,这个深藏不漏的控制狂可谓如鱼得水,指导、提拔、点拨,事无巨细,彻底忘我。骄傲自矜如他,几时全然被动得给牵着鼻子跑?叶修记忆里唯一一次,就是王杰希放下架子,恳请唐家一位大小姐参加私人庭审,那会儿,被断然拒绝的王大律师表情僵硬,连标点符号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眼下变成个小手机,便是绝无仅有的第二次了。


       叶修定了会神,而话筒那边的王杰希已经失了耐心。




      “我操你大爷……我操……” 耳边光是叶修断断续续的呼吸声,却没半点实际行动,王杰希带着点崩溃前的神经质,终是压低声音,泻出掺着几分委屈的胁迫:“快点儿给我拔了!”




        叶修眼瞅着一边的高英杰,柔声开口:“知道错了没?”


      “你他妈有病!” 叶修难得摆出个扮猪吃老虎的嘴脸,王杰希在浓浓的违和感里不由爆了第二个粗,却被又一波电流激得说不出话,断断续续得哑着嗓子喘。


       这根本没法子交涉!无意识得蹭着交叠的双腿,王杰希用浆糊一样的脑子算清了这笔账:要么让步,让叶修给自己关机,老老实实充上一晚上的电,秋后算账,要么就和叶修死磕,当着高英杰的面,把自己磨得不成样子…… 哪个是最好的选择,王杰希自是一清二楚,他做事是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但假如是看变态的目光,那还是在乎的。




       “你过来,先关机,再充电。”


   


       “嘿嘿,得令。”


        叶修笑着挂了电话,招呼着高英杰继续汇报,走向了他最心爱的小手机。 




END





『all王/微r18』all王食用手册(上)

抚弦予烟:

内含叶王、喻王、方王、肖王。
中午发的时候就预料到会被吞,晚上还特别倒霉的连不上网,无奈之下也不能做超链接。
那么就这样吧,待我网络修好。


——以下是开头试阅——


那么欢迎您选购本公司的产品王杰希,以下是食用手册。


您可以选择下面任意一种魔术师王杰希的打开方式,并下载安装。


那么准备好了吗?您可要好好选择噢。


——
【all王食用手册(上)】

【叶王(R)】意料之外

渊米酒:

*警探paro  重案组队长!叶 x 重案组队长!王 


*重案组双队长设定


*plot with porn 一发有剧情的车(剧情是屎...)


*所有ooc都是因为叶修喝醉了(bushi)


*WARNING!!!幼儿园文笔...很多很多bug_(:зゝ∠)_


*求评论求评论求评论❤(小红心小蓝手也顺便给点吧(gunx))



来来来宝贝儿们上车吧!❤


小彩蛋


黄少天:所以说我们刚刚到底看见了什么...


喻文州:这两人双向暗恋这么久,局里人看着都烦了...


局长:嘿嘿嘿////


叶修队友:对于队长喝酒废这个问题...我们还是很苦恼的...(装纯良装无辜x)

【存档】对荒北的小性格理解

是个有点长,语言简朴的理解,后小半部分有点隐新荒了,其实吧,我是想搞自戏的,可是感觉对我这样的时间可能不够用

那就随便说说荒北北吧。

荒北,性格鲜明,也算是个半路出山的,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可怕,而且不符合我的口味,后来发现,这话说的完全扯淡。

他在当时接受了福酱的建议,一场比试彻底让他走进了公路车这个世界。

他是个认真的男人,不然不会在大赛前把手练伤。他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不然也不会在别人出言侮辱后发誓再也不碰棒球。他在体育方面肯定很有才能,平时脾气暴嘴巴还毒,不过他比谁都热爱车队。

IH第一个掉队的就是他,当时看的我哭的快抽过去,说什么自己做的够多了吧,不过是想得到小福的一句夸赞。

他是个别扭的工科男,其实从当时他和新开一个回忆杀就已经能看出来,当做很不在意和车队里别人的关系,但坚决不退出车队的态度,还有那嘴里虽然有点骂骂咧咧,但所有的训练依然按照福酱说的,一个人完成。

当时荒北带着小野田和真波去追待宫,我记得待宫撞了他一下,都出血了。而且我记忆犹新的是,待宫说荒北这头狼被完全驯服了,其实我感觉并没有,他身上的野性根本不是福酱能磨灭的,这是类似天性的东西。

最后荒北带着他们俩离开的时候,还会对待宫说比赛结束一起去喝点什么吧,我当时很惊讶。

怎么会呢?两个人那么针锋相对,他怎么会说出这句话?

但荒北说的话确实对,待宫有和他同归于尽也要达到目的的魄力,真挺像他以前的,那时候都一点就着,而且会想各种方法实现自己的想法。

那如果这么说,是不是还能间接推出…嗯…荒北是个喜欢直接的人?

其实我心疼北北,有另外一个原因,上了洋南大学还要和金城一起刷福酱和新开这个副本,这放谁那里都不好受吧

不过他的反差萌也很可爱,喜欢猫还养狗

当时他让我迷上的,不光是性格,还有那对眼睛,但作为箱根2号,大家看到的更多的都是他的背影,瘦削但同样结实

就如同他这个人在车队的地位。
稳定强势,让人放心的下,骑上车干劲永远都这么足。

好了,正经的说完了。

聊聊别的。咳,荒北,腿长腰细屁股翘,而且吧体重还轻,身上肌肉均匀,车衣拉链有时候拉的就很开,所以我特别想看他被操哭身上被印满吻痕的时候的神情,想想都很色气。

就光说他和新开吧,那都快要成移动的r18了,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他和黑尾有点像?但我还说不清是哪里像。

狼的野性,永远不会消失。
上天永远不会忘记真正的实力,去只关注运气。
而荒北靖友就是这样,又直接又别扭,又暴躁又温柔,又强势又顺从。
一切的一切在他身上毫无维和,只是给了他更多吸引人的地方。
荒北是个好墙头,我一定会让新开站上去的。

【邦信良】羞耻play30题(前10题)

卷鸟儿:

嗯一个玩具车。邦良and信良。


我再也不赌博了。


OOC/幼稚园文笔


以及身为一个良诚招沛公与韩将军。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110496&tid=3189841#Content

邓复升生日快乐

我一矛戳死你:

【属于大晚上的胡言乱语,慎重点开】

 




  大晚上刷新浪看到全职官微说邓复升生日快




乐,我才知道他生日打算认认真真码篇生贺。

 

真正记住他是在0761章有继续,有离开,当时




为了他哭了所以很深刻的记住了这个人,并喜欢




上他。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平凡到总有

人质疑他为什么会在微草这只强大的队伍里。



所以他乐呵呵地接受别人对他运气的说法,的




确,他是一个运气好的人,进了微草后在次年的




第七赛季就获得了冠军,也因为在微草,所以也




进了全明星的行列,他的队长王杰希也说过如果




幸运是错,我愿意一错再错。



可他真正靠的是勤勉,三年里三只战队依然依旧




最终才被微草这只强队看中并收入其中,可他从




来没提自己的勤勉。




邓复升,平凡却踏实可靠,风格踏实很有耐




心,异常勤勉,是我摘自原文别人对他的形容。




独活曾经在他的操控下在赛场上曾经驰骋,他为




他的队伍挡下了数不清的攻击。




他很知足,所以他最终选择了退役,为新人让出




了位置。退役之后他有可能开一间简简单单的面




包店,也有可能去旅行,谁知道呢。




你已经离开了微草,离开了荣耀。




但你永远是我们的骑士。




邓复升,生日快乐。